刻意周刊No.08丨知乎十年

智人这个物种独有的语言能力能够允许我们对虚拟事物进行想象,从而组织起复杂的社会,通过分工合作获得了更高的演化效率。但与此同时,这种能力也让我们的大部分个体陷入更悲惨的处境,从古代被神权和王权压迫的农民,到现在被资本主义和消费主义剥削的劳工,无不如此。每一轮革命和飞跃没有从根本上改变这个模式,反而是把这个模式的利和弊推到更极端的地步:人类的想象力越发达,每个个体面临的苦难就越深重。——《人类简史》尤瓦尔·赫拉利(Yuval Noah Harari)

刻意周刊No.07丨关于虾米音乐

我再度深切地意识到,一个工人一旦在工会里谋得了职位,或是进入了工会政治圈,他便立刻跻身中产阶级行列,不管他自己愿不愿意。如此来说,和资产阶级战斗的结果就是自己也就变成了资产阶级。事实上,一个人的生活方式和意识形态不可能不同自己的收入水平相挂钩。——《奥威尔日记-通往威根码头之路》

刻意周刊No.06丨关于2020

所谓「有生活基础」,是他(指)不是个处于崩溃边缘的人,遇到事情不妙,他可以退回到他的旧有生活裡去。有馀地的人物才有趣。一个人物活得没有馀地了,便会做出动物式的情感,虽有爆发力,但毕竟太简单了。 而一个人物有馀地有退路,则他的存在,就可玩味。 – 徐皓峰

刻意周刊No.03丨关于播客

一个日本民间传说:在深山里,有一种特别的蛤蟆,它和同类相比,不仅外表更丑,而且还多长了几条腿。人们抓到它后,将其放在镜子前,蛤蟆一看到自己丑陋不堪的外表,就会吓出一身冷汗来,那冷汗,就是蛤蟆的油,这种油,是民间用来治疗烧伤或烫伤的珍贵药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