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意周刊No.33丨创业者

我们这个社会里的论战大多要从平等的讨论转为一方对另一方的批判, 这是因讨论的方式决定的。 根据我的观察, 这些讨论里不是争谁对谁错, 而是争谁好谁坏。 一旦争出了结果, 一方的好人身份既定, 另一方是坏蛋就昭然若揭……——王小波

刻意周刊No.32丨关于教育

凡爱抽象的人类,而侮辱具体的个人者,或出口便是对人类应负的责任,而无暇为其邻居服务者,这类的人,我们有充足的理由不相信他。——美国历史学家海斯

刻意周刊No.31丨关于哲学

一个人生命中最大的幸运,莫过于在他的人生中途,即在他年富力强的时候发现了自己的使命。
——茨威格《人类群星闪耀时》

刻意周刊No.30丨关于尴尬

摘录几则日本的三行遗愿书

就算谢顶了
去理发店
也不打折
——山本隆庄76岁

逗猫棒
挥得太慢
被猫嫌弃了一脸
——见边千春69岁

开始断舍离的妻子
把目光
投向了我
——石泽幸弘49岁

体检完之后
妻子突然温柔起来
这让我很害怕
——细野理63岁

真好吃啊
虽然忘了
刚刚吃了什么
——アリス 52岁

刻意周刊No.29丨关于钱

我们消耗的信息与我们摄入的食物一样重要。它影响着我们的思维,行为,以及我们如何理解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位置。以及我们如何理解他人。—— Evan Williams,Twitter 和 Medium 的联合创始人。

刻意周刊No.28丨关于Superdaily

男人通过吹嘘来表达爱,女人则通过倾听来表达爱,而一旦女人的智力长进到某一程度,她就几乎难以找到一个丈夫,因为她倾听的时候,内心必然有嘲讽的声音响动。——蒙肯

刻意周刊No.26丨做难而正确的事

和各位读者朋友同步一个消息,基于刻意周刊发现与推荐优质内容的初心,孵化了一个新的内容产品,5月24日上线测试,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点击体验,对产品有任何建议或想法,可扫码入群讨论交流,另我们也在寻找招募更多小伙伴加入,如果你喜欢新产品或刻意周刊请和我们联系

刻意周刊No.22丨关于阅读

阅历越多,越能感觉到世界的各种荒谬之处,而且这些荒谬即使挑明了,所有当事人也不能马上完全理解,也不会改变,认知的鸿沟不可能几句话就填平。荒谬是一个生态系统,有强大的惯性。荒谬无法自己改变,要么自己枯萎,要么遇到来自外部,比它强大至少一个数量级的蛮力。——硅谷王川

刻意周刊No.08丨知乎十年

智人这个物种独有的语言能力能够允许我们对虚拟事物进行想象,从而组织起复杂的社会,通过分工合作获得了更高的演化效率。但与此同时,这种能力也让我们的大部分个体陷入更悲惨的处境,从古代被神权和王权压迫的农民,到现在被资本主义和消费主义剥削的劳工,无不如此。每一轮革命和飞跃没有从根本上改变这个模式,反而是把这个模式的利和弊推到更极端的地步:人类的想象力越发达,每个个体面临的苦难就越深重。——《人类简史》尤瓦尔·赫拉利(Yuval Noah Harari)

刻意周刊No.07丨关于虾米音乐

我再度深切地意识到,一个工人一旦在工会里谋得了职位,或是进入了工会政治圈,他便立刻跻身中产阶级行列,不管他自己愿不愿意。如此来说,和资产阶级战斗的结果就是自己也就变成了资产阶级。事实上,一个人的生活方式和意识形态不可能不同自己的收入水平相挂钩。——《奥威尔日记-通往威根码头之路》

刻意周刊No.06丨关于2020

所谓「有生活基础」,是他(指)不是个处于崩溃边缘的人,遇到事情不妙,他可以退回到他的旧有生活裡去。有馀地的人物才有趣。一个人物活得没有馀地了,便会做出动物式的情感,虽有爆发力,但毕竟太简单了。 而一个人物有馀地有退路,则他的存在,就可玩味。 – 徐皓峰

刻意周刊No.03丨关于播客

一个日本民间传说:在深山里,有一种特别的蛤蟆,它和同类相比,不仅外表更丑,而且还多长了几条腿。人们抓到它后,将其放在镜子前,蛤蟆一看到自己丑陋不堪的外表,就会吓出一身冷汗来,那冷汗,就是蛤蟆的油,这种油,是民间用来治疗烧伤或烫伤的珍贵药材。